近日,有网友表示,自己年过花甲的父亲染上了“网瘾”。“一天到晚刷手机成了生活的常态,茶余饭后不再聊天散步,深夜一两点还能看到房间里微弱的手机灯光……”这样的画面,引发了网友的共鸣。不少人感慨,当年劝导我们远离手机网络的长辈们,今天又变成了我们当年有过的样子。

  而据《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》中的数据显示,随着50岁以上银发人群占比达到1/3,这部分人群移动活跃设备用户规模超过1亿,增速远高于全网,已经成为移动网民重要增量来源。

  老年人沉迷手机,看似是一个家庭内部的事情。事实上,这件小事并不小。老年人作为整个社会的一个重要群体,如何使用手机不仅关系到自身的健康发展和家庭关系的处理,还与老龄化问题密切相关。如何去合理引导老年人健康使用手机和网络,防范和规避过度依赖手机产生的问题,同时又能够让老年人在时代的队伍中不掉队,享受移动互联网的便利性,是需要值得深思的。


  在陕西省咸阳市小桔灯公益服务中心的教室,老年人学习操作智能手机。新华社记者邵瑞摄事实上,老年人对手机的依赖,不少也是为了满足自身生活圈子的需要,并且深刻地受到年龄段需求特点的影响。在家庭生活中,越来越多的子女成年后离开父母,追求更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,父母成为“空巢老人”。而那些与子女共同生活在大城市的老年人,与周围环境的不相适应与陌生感,让这种孤独更加显著。社交、亲情,以及了解外界的缺憾,被手机很好地弥补了。当手机等媒介越能满足需求时,加之老年人身边缺乏其他替代性的方式或社交资源时,他们对手机的依赖也会愈加强烈。

  根据《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》显示,社交、视频、资讯类App是50岁以上群体使用最多的。从这一现象,我们也能够发现,老年群体对手机的使用仍然以外向型为主,不管是社交类应用扩展了自己的朋友圈,还是视频、资讯类应用帮老年人打开了眼界。通过社交软件,老年人的社交网络被极大地拓展了,没有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。建立在朋友圈里的发送、反馈、分享的体系,让空巢的老年人找到了归属感与团聚感。老年人自己的交际、评价体系,借助于社交软件的帮助,得到了延伸与正向的反馈。

  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“帮老助残服务站”,工作人员在帮助老年人核对手机上的挂号信息。新华社记者陈钟昊摄此外,对于手机上铺天盖地的资讯,某些年轻人一眼看穿的谣言,为何让老年人深信不疑?透过手机,在互联网话语体系中,传统的阅读习惯让老年人对媒介的依赖性、信任度更高,更容易受到某些“伪科学”“标题党”等虚假信息的侵扰。同时,城市里所能提供的供老年人阅读、学习的文化场所资源的不足,也让老年人更倾向于通过手机去了解外界。

  对于老年人沉迷手机的问题,与其去堵,倒不如疏。并且,这个问题的解决,更应当放在老龄化问题的层面进行讨论。整个社会的移动化、电子化的趋势是发展着的,扫码支付、移动出行、网上挂号……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促使包括老年人在内的群体接触手机,老年人也有享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权利。但除此之外,社会对老年人应当有更多的支持,社区文化场所建设、养老机制保障、子女陪伴赡养等方面的问题与不足,需要去面对和解决。


  在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夏家冲社区,志愿者(左)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。新华社记者陈泽国摄健康和谐的老年人群体生活模式的建立,让老年人在茶余饭后有更多的选择和去处,这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老年人沉迷手机的问题。因此,不妨借助于解决老年人沉迷手机问题,为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提供一些参考方案。